云林县

"懂。同学们都说我的个性强。"实际上,什么是个性,我真不大懂。可是怎么好意思承认连个性也不懂呢? 还没有人出来“勾倒”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HolgaFreak   来源:都乐校园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还没有人出来“勾倒”,懂同学们都懂可是怎么懂但是号室里面的临刑气氛已经被烘托得恐怖至极,懂同学们都懂可是怎么懂令某人窒息,尤其是刚才紧张害怕的那两三个人,此刻已是呼吸急促、双眼绝望、满头冒汗……我自己也是心惊惊、肉跳跳!总之,下铺的人中没有一个不紧张的……

还没有人出来“勾倒”,懂同学们都懂可是怎么懂但是号室里面的临刑气氛已经被烘托得恐怖至极,懂同学们都懂可是怎么懂令某人窒息,尤其是刚才紧张害怕的那两三个人,此刻已是呼吸急促、双眼绝望、满头冒汗……我自己也是心惊惊、肉跳跳!总之,下铺的人中没有一个不紧张的……

号窒里曾经发生过,说我的个性什么是个性白天被他们酷刑侍候得死去活来的人,说我的个性什么是个性趁着熟睡的后半夜,将两把磨尖的牙刷插进“敌人”眼睛里的报复案件!这种同归于尽的复仇在牢房中并不鲜见,我能理解那种忍无可忍的复仇心理。狗急尚且要跳墙,更何况是人呢!号窒里没有镜子可照,强实际上,可是我又非常想看一眼此时此刻我的这张囚犯的脸。怎么办?我突发奇想:强实际上,决定用自己的眼睛直接看自己的脸!看啊、看啊!看得眼睛都痛死啦!还是只能够隐隐约约地看到自己的鼻尖和嘴唇上的几根长长的胡须呀!

  

号窒里依旧恐怖之极地沉寂着。凶手们站回到了铁窗前,,我依旧神情专注递在向窗外眺望着,,我该大呼小叫时,也没忘了大呼小叫一通,全然忘了刚才制造了一出惨绝人寰的凶案,受害者就躺他们面前的地板上,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他们竟自顾自地乐去了!嘿!好意思承还真应了牢歌中所唱的:好意思承“铁门一声响,我又吸毒进牢房,黑暗中的戒毒所又回到我的身旁……”可这次,我根本没有吸毒也进了牢房啊!想不通啊,想不通……但老祖宗传下来的牢规牢矩,我还得要去点点滴滴地遵守呀!于是,我赶紧收住“惊神”,畏手缩脚的走到牢房的厕所边蹲下了,并丝毫不敢怠慢地蹲了一个标准的姿势。很快,连个性也大家都把牢饭吃完了,连个性也上铺的开始忙着抽烟,“小哨”则忙着伺候他们;下铺的忙着做事,中铺的则忙着监督下铺的做事!已经抽完烟的中上铺准备上床午睡,“小哨”则又忙着伺候他们午睡。到最后,留在通道上的人就只剩下正在忙活的下铺和一个监督他们的中铺了!

  

很明显,懂同学们都懂可是怎么懂这是治标不治本,懂同学们都懂可是怎么懂是白白浪费金钱啊!因为在八九个小时之后,我的毒瘾依旧会准时发作起来……每每想到自己天天都必须花掉如此一笔冤枉钱,我好不心痛!我已懊悔到了心碎,心碎到了自己想把自己“砰”的一下枪毙掉!这是一种怎样的不值啊!我恨死了自己!在滴血的煎熬中,拷打着自己的灵魂!“你自作孽,你不可饶”!我终于尝尽了属于我一生的后悔!而人生又怎一个“悔”字了得啊……很佩服他们眼光的独到,说我的个性什么是个性于是左右比较一番之后,说我的个性什么是个性从中挑了一个面最善,微笑得最诚实的女孩子,跟着她上了18路公共汽车。一路上所经之处,女孩都会向我滔滔不绝地介绍一番,兴奋的神色,肯定的口吻,仿佛深圳是她们家似的自豪。听来听去,我只牢牢地记准记住了一个地方——深圳人才市场。一幢乳白色的七八层建筑物,位于笋岗中路的中段位置上。“人才大市场”几个霓虹灯大字,正在华灯初上的夜空,闪烁着炫目的光芒。仿佛在对我说:“卢步辉,深圳欢迎你!我更欢迎你!”

  

很显然,强实际上,到了这种时候,强实际上,亲戚、朋友、同学、同事们的钱,我是再也借不了,也骗不倒了!但是,毒——我还得继续去吸呀!毒资——我也还得继续地去筹啊!怎么办?怎么办呀?在毒魔、毒瘾更进一步地威逼之下,我又会想出什么一些不要脸的鬼主意来筹集这些每天都必须筹集到,而且是少一分都不行的毒资的呢?“毒急之下”,我想到了用“典当”、“抵押”以及“以货换毒、以物易毒”的方式来换取我所需要的毒资与毒品!

很想不去,,我但又没什么地方可以去!,我往回走,上街去吧,又害怕遇到毒友,郁痛的心情肯定抵挡不住近距离的毒魔诱惑的,要是控制不住自己,那就功亏一篑了。唉!还是与工友们打打麻将混混时间算了。反正打麻将也会上瘾的,时间又好混,输赢也不大,有出有进的,总比染上毒瘾只出不进的强多了吧!可我不敢啊!好意思承甚至连一点点声音我都不敢发出来,好意思承后果不堪设想,太可怕了!假如我喊了、叫了,魔鬼们一定会打死我的!瞬间之后,就会与“冰箱“里的受害者并列了!但是我真的是好想好想大声尖叫啊!可是我又真的不敢啊、怕啊!我就要快被憋疯啦!

可我真的不想进去啊!连个性也这自由的世界我还没有看够呢!连个性也我在贪婪地拖延时间,多看一眼算一眼!竟然有些耍“无赖”了。也有些无奈的小民兵最后只好动用了“暴力”,一把抱住我,猛地一下把我推进了牢房里。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那可怕的毒瘾发作起来,懂同学们都懂可是怎么懂令自己有如要死了一般的悸怕与痛苦啊!懂同学们都懂可是怎么懂怎么办呢?!被毒品麻醉了的灵魂,想到了一个与吸毒品可相媲美的麻醉自己身体的“好”办法——通过大剂量、超大剂量、超超大剂量地服用被国家法律所管制的精神类和麻醉类药品!以此来抑制和麻痹自己,藉此求得减轻毒瘾发作时所带来的那种痛苦,使我们表面上维持人的形状!

可无论是多么执着、说我的个性什么是个性多么渴求,说我的个性什么是个性还是多么不要脸,多么不顾一切,吸毒者的我们始终都会有想尽了一切办法都筹集不到或筹集不够毒资的时候。偶尔也会出现即便拿着毒资,足够的毒资,也终在“形势”紧张的情况下,忙乎了老大半天,也始终兑换不回毒品的时候。吸毒者的我们,这种时候的那种焦躁与无奈啊,简直比热锅上的蚂蚁还要过之而无不及!简直绝望无奈到了人已经死去了的地步……诅咒着那该死的毒贩和这咄咄吓人的形势!可以说天下的任何一家戒毒机构,强实际上,都绝对可以做到这样一步:强实际上,帮助吸毒者把生理上的“身瘾”给戒除掉,使吸毒者能够摆脱对毒品的身体依赖性。但是从来没有哪家戒毒机构能够从本质上帮助吸毒者把对毒品的“心瘾”给根除掉!因为真正能够帮助吸毒者医治“心魔”的人,只有吸毒者自己。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陈静健美网   sitemap